我们能不能不分手

         一屋子乱糟糟的东西,床上有一半是脱下来任性的不想叠起来的衣服,床边的地上摆着一个矮几,上面都是颜料,还有几个没有上色的泥塑。矮几下面放了一些书,还有几件衣服团成团摆在那里。矮几旁是个画架,上面是一幅半成品。
         洗漱完毕的大野智一进屋就看到这样令人崩溃的场景,叹口气,决定收拾收拾。
先把衣服都叠叠好,一边叠一边吐槽自己的衣服有多土。现在手边是一件绿色毛衣,很大,大野智捏了捏衣袖,然后就往身上套。是有点大呢,袖子都长出来不少。大野智起来走到小客厅的镜子前,看了看,不仅袖子长,领口也有点大,衣摆也遮住了半边大腿。大野智抬起胳膊闻了闻衣服上的味道,香香的,还带了点阳光的味道,为什么呢?是昨天放在床上晒了一天太阳的原因?不知道。在身上穿了一会儿,很暖和。就像衣服的主人一样,暖暖的。
         大野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这件毛衣,心突然沉了下来。
“算了。”

        什么算了,不知道。
        大野智转身回了卧室,又坐在床边叠起了衣服。全部叠好后,大野智横着躺倒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又把自己团成团,对着床左边的柜子,里面是一些自己的泥塑还有美术相关的书,还有大量的漫画,书柜的最上层是放了一些碟片,当然有些少儿不宜的碟片。大野智爬起来,打开书柜,想要拿起书柜上层的碟片,够……够不到。大野智懊恼的皱皱眉,踮起脚来使劲抓出一个盒子。啧,怎么这么高?大野智抬起手中的盒子,人妻系的啊,冲着盒子翻了个白眼,又努力的把盒子放回了原位。大野智看着占了最高层一半的那种碟片,撇撇嘴,但是想到那个人的热情的吻,脸上有点热。明明看起来好像什么都不懂,为什么会逼着自己做出那么多羞耻的姿势呢?大野智拍拍自己的脸,不能再想下去了,不可以。

        大野智又把自己放到在床上,躺下去那一刻看到了矮几下的衣服。
“啊,真是,怎么哪里都有。”噘着嘴下了床,伸手把衣服拽出来,没想到带出了不少东西。
“这是什么?啊!相册!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大野智打量着手里的东西。
       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给最爱大野智,记录下不同的大野智。没有署名。
         大野智摸了摸熟悉的笔迹,“真是,毛毛躁躁的,给最爱大野智是怎么回事啊,‘的’去哪里了?fufu。”大野智笑出声,翻到了下一页。是自己正低头吃东西的一张照片,脸颊鼓鼓的。下一张就是自己抬头看着镜头,不变的是脸颊还是鼓鼓的。旁边还有一行字:智吃东西好可爱,圆圆的,好像面包,好想咬一口,啊呜!
        “卖什么萌啊?”大野智笑着翻到下一页。
一张是自己正在画画的相片,大野智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好看,一脸认真的自己正在创作,窗户开着,刚好有风吹进来,薄薄的窗帘被吹的刚好搭在了大野智的腿上,阳光打在身上,身上泛着微弱的金光。照片旁边写着:认真的男人最帅了!爱死了!
大野智脸上热了起来,“什么嘛!”然后就看到下一张,还是同样的场景,只不过刚才还很帅的男人,打了个喷嚏。旁边配字:哈哈!好可爱!打个喷嚏也可爱!又帅又可爱!
“真是!”脸上的热度又升了。大野智随便往后翻了几页,看到一张照片,是自己的睡颜。照片里的自己虽然有被子遮着,但也能看出是裸着上半身的。旁边配字:面包吃到啦!
大野智猛的反应过来,“可恶!这种怎么可以拍,拍下来呢!”大野智确定自己脸红了。
“啊!”大野智捂住了脸,“好狡猾!”
相册的后面,有两人一起做过的饭,有两人出去玩的照片,有自己开画展时的照片,但是不难看出照片里自己的出场慢慢在减少。相册的最后一张是自己站在一个河岸边的背影。旁边的配字是:好像拍不出来心中的那个智了。
大野智想起来了,那次是两人久违的出去旅行,回来后不久,那个人就提出了分手。
大野智抱着相册,又翻了翻,慢慢的合上。
大野智闭上眼,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已经分手有一个半月了啊,这么久了。
脑海里又出现那个人的身影,围在自己身边撒娇的那个人,斥责自己不好好休息的那个人,温柔的给自己按摩的那个人。
原来,那个人已经走了一个半月了啊。
大野智睁开眼睛,眼泪毫无征兆的从眼角滑落,大野智抬起胳膊拿衣袖擦擦,可是越擦越多。
“唔……”大野智不受控制的大哭了起来,那个人不在了啊。把相册紧紧的抱在怀里,不在了。

哭了好一会儿,大野智已经哭的没有了声音,坐在地上,整个人靠在床边,手里还捏着相册。刚才哭的太狠,现在一抽一抽的。
大野智准备爬起来洗把脸,就听到门口有动静。跑到门口一看,那个人站在玄关,正在脱鞋。
“你……”声音里带着哭过的浓浓的鼻音。
那个人抬头和大野智对视了,“智,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工作上的事?画不出来了?”那个人抓着大野智的肩膀,急急的问了几声。
“你!”大野智甩开那个人的桎梏。
为什么回来?回来干什么?大野智想问清楚,可是一看到这个人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又想哭了。眼泪很听话的往下落,打在了毛衣上。
“智!”那个人有点惊讶的声音。
“都是你!是你欺负我!”大野智没控制住,冲那个人大吼。
“你为什么要分手?为什么走?走了你就别回来啊!回来干什么!”抬起头狠狠的看着那个人,无奈眼泪太多,那个人在眼里都是模糊的。
“智……”那个人叹了口气。
大野智不想听他说什么,整个人扑到他怀里,紧紧的搂住他的腰。“雅纪,我们能不能不分手?”
“智……”雅纪把大野智从自己的怀里拉出来,捧着大野智的脸说:“我们回不去了。”
“是吗?”大野智看着他,眼里又聚起了水汽,心里不断的对自己说不许哭啦,不许哭!
“所以,智。”雅纪抬手擦了擦大野智脸上的泪痕,“智,我们往前看吧!”雅纪笑了起来,是大野智一直都很喜欢的笑容。
“向前……”大野智低下头,可是,雅纪,我向前不了了,你不和我在一起,我一个人没有办法向前走。
“嗯!向前!”雅纪声音听起来很有元气。
大野智现在就想一个人待着,不想见到这个人,为什么我在痛苦,而他却这么有精神。
“所以!智!”雅纪抬起大野智的下巴,看着大野智哭的红彤彤的眼睛,“大野智!我喜欢你!能和我交往吗?”
“诶?”大野智瞪大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和你分手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办法更爱你了,觉得自己总是很差劲,和优秀的你差距也越来越大,我受不了这样的自己,所以,想分开做得更好再回来!”雅纪摸了摸大野智的脸。
“笨蛋!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大野智眼睛瞪得圆圆的。
“所以,我现在回来了!因为,这一个半月,我每天都在想你,我受不了了,一直在想你,我离不开你。”雅纪吻了吻大野智的嘴。
“骗子!”大野智鼓起了脸颊。
雅纪笑的没有了眼白,“智生气起来好可爱!最爱你了,我以后不会说分手了,这一次就够了,我再没有胆量说了。”雅纪紧紧的抱住大野智,在他耳边说:“不要生气了,和我交往吧!”
大野智推开雅纪,板着脸说:“我不答应!”
“诶??为什么??对不起啊!智~”雅纪双手合十的看着大野智。
“哼!还没追我就想和我在一起?想得美!”大野智抱着手臂。
“好!我追你!”雅纪无奈的笑着。
“嗯!看你的表现!”大野智笑了笑,然后趁雅纪不注意,勾着雅纪的脖子吻了上去,结束吻的时候还舔了舔雅纪的嘴唇。而雅纪一直楞在原地,等大野智吻完才反应过来,手捂上嘴唇,摸了摸。
“智……你不是说……”
“嗯!你还得追我啊!不过,刚才的表白很帅,这个吻是奖励!”大野智冲雅纪做了个wink。
“啊?我还以为……哎!自作自受!”雅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fufu,我饿了,快起来去做饭!然后拿热毛巾给我,眼睛痛死了。”说完大野智转身准备回卧室。
“好的!知道了。”雅纪长腿一迈,抓住大野智,咬了一口脸颊,就愉快的跑去热毛巾了。
“相叶雅纪!你个混蛋!”大野智爆发了。
“对了!智,你穿我的毛衣很好看哦!”雅纪回头说了一句。
“笨……笨蛋……”大野智慢慢的把脸埋在了被子里,掩盖脸上的颜色。

相册还躺在地上,卧室里还是很乱。
但是,卧室里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床上的两个身影偎依在一起,恬静,美好。

--------------------------------------------------------------------------------------------------------------------------------------------------------------------------------------------------

魔爪终于伸向了天然。
矫情的题目,矫情的内容。

好吧,评论来吧!

评论(4)
热度(32)

© 狐说魃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