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

存一下脑洞。



此时此刻,他很想念他们,很想念。孤独感油然而生,莫名其妙的。不,也不是莫名其妙。身边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周围空空荡荡,内心也是空空荡荡的。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呢?大脑也开始空空荡荡。他慢慢站起来,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自己在走,什么都不知道。突然他停了下来,迷茫的看着周围,还带着血腥味的风拂过,脸上有丝凉意,原来不知什么时候眼泪已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他蹲下来,擦过脸上的泪水,慢慢的跪下来,“啊!!!!”他终于忍不住仰天大喊,想把心里的苦楚喊出来,只是痛苦没有减掉一分,眼泪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现在真的只剩一个人了,只有一个人了,只有一个人。

 

他醒过来的时候,茫然的看着周围,不知道这是哪里,他已经走出了战场的范围。这里似乎是一片森林。他坐起来,靠着一棵树,思考着自己已经一个人几天了。短短几天,他的模样已经和副将的身份完全不搭边了。狼狈,骨瘦如柴。他知道自己快支持不下去了,他已经不想一个人了。他想去死。和他的同伴们,和那些敌人们一样,死在这里。一个人太寂寞了,太痛苦了。这几天只有孤独伴随着他,没有人可以说话,甚至连一个生物也没有。此刻,他只能想到死亡,死亡才能拯救他。他想解脱,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他开始为自己的死亡做准备,他找准了方向,他决定返回战场,他要和他们死在一起,不管是同伴还是敌人,作为一个军人,死在战场上才是真正的归属。

他找了个够支撑他的树枝,一点一点离开了森林。

他又回到了这个战场,空气里还是有淡淡的血味。他看着满地的尸体,有的已经开始腐烂。他找到自己熟悉的一个尸体,他的部下,那个天真烂漫实际很腹黑的小伙子。身体上的伤口已经爬满了虫子。他跪下来,静静的看着周围。还是那样安静。他在部下的身上摸了摸,居然发现口袋里还有通信器,居然还有一点电。他有一点点激动,他试着发了一下信号,也不知道电量够不够支撑他发完。他也清楚,即使那边接到信号,派人赶来,他也不会有足够的时间撑下去,到那时这个战场就真的一个人都没有了。但是他想记录下这场惨烈的战争,想告诉那些人,这场战争并没有为他们带来什么。这是场悲剧。两败俱伤的悲剧。他又扫了眼战场,拿起通讯器记录下这些天,这场战争,这些人。

 

星际xxxx年,12月24日19时13分03秒。

写到这里,他笑了下,居然是这个日子,他不会记错的。他的生日,也挺好有始有终。

他继续往下写:A星球与帝国在X星球发生战争。帝国先在xx地势开战,双方战斗了十天十夜。

双方均无人生还。

此时,12月24日19时24分52秒,发射信号者为A国人,这个战场上的最后一人即将死亡。




其实,这只是当时感觉来了,写的小片段。没想写谁,但是最后还是用上了某位先生。


存一下,指不定哪天用到,虽然我觉得哪天是不会来的。


评论

© 狐说魃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