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之报恩

为了证明我是有认真在写东西的,今天把这篇送上来。

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是懒的,每天几乎只打两个字的(傲娇脸)。

那个,这是 @candywong 的点文。

可以係masaki係隻貓/兔子,以前被j救過,所以就去報恩(以身相許?!),但原來masaki係貓/兔子星球的王子大人,所以j就千里尋(妻?!),最後一定係大團圓結局😍

自觉写的让自己都出乎意料。完全不对啊!

--------------------------------------------------------------------------------------------------------------------------------------------------------------------------------------------------------

“我是来报恩的!”

松本润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奇异打扮的男人,穿着白色毛针织衫,下面穿着一条七分裤,零下三度的天气居然还穿着凉拖。而且这个男人还说着奇怪的话。

 

“我知道你叫松本润哦~”从刚刚就开始缠着自己的男人见自己不搭理他就开始自说自话了。松本润是真的不想理会这个人,今天打工太累了,话说名字难道不是看名牌就知道了吗?

 

“我知道你回家的时候,即使是没人也会对着空气说‘我回来了’。”那个男人在身后说着。

松本润猛地回头,“原来你是跟踪狂呢!”说着就拿起手机要报警。

 

那个男人冲了过来,抢过松本润的手机,“我不是跟踪狂!我真的是来报恩的!”

“我不记得我帮助过谁,你报的什么恩啊?”松本润死命瞪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乖乖的把手机还给了松本润。

“如果你真的是报恩的,我希望你的报恩就是离我远远的。”松本润说完转身就走了。

但是,身后还是有脚步声,“你烦不烦啊!消失!给我消失!!”头也不回的大喊。

 

松本润停下来听身后的动静,没有声音了,走掉了啊,啧,说什么报恩,切。

 

接下来的一个月,松本润是在莫名其妙的感觉中度过的,早上走之前收拾好的盘子会莫名少掉几个,冰箱里的食材也是突然一下少很多,然后过几天又变回原来的数量。每次回家都会是新的垃圾袋,垃圾桶里空空的。

吸尘器的位置变了,洗衣机里总是会有湿湿的的衣服。

最郁闷的是月末接到账单,整整比上个月多出一倍的钱。

回忆一下这一个月,还真有点背后发凉啊。

 

这一天终于真相大白……

“你干什么呢!”松本润回到见就见到地上坐着一个人,身上被缠满了毛线,那件最喜欢的紫色毛衣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

“松本润……”那人小声的叫着他的名字。

“是你呀!我真的要报警了!”那个口口声声报恩的家伙居然还跑到家里来了,无视法律的人真可气!

“别!我走还不行吗?人家只是想要报恩的嘛!你既然这么不领情,那就算了。”那人努力摆脱身上的毛线,毛线终于成功摆脱后,冲松本润鞠了一躬。

“这段时间打扰了。”然后,拽住松本润的衣领,在他的额头一吻,“忘了吧。”转身就消失了。

松本润慢慢的抬起头,“怎么窗子没有关啊。”正准备去关窗户的他……

 “咦,地上怎么会有毛线啊!”打了一天工的松本润发现了让他抓狂的事情。

 

“早上好!松本前辈!”

“嗯,早上好。”松本润黑着脸走进办公室。半年前,松本家里突然来电话,通知松本润去一间较有名气的公司上班,当上班族。松本润开始过上了每天朝九晚五,家人认为的稳定生活。突然改变生活方式的松本润却是活在水生火热中。每天早上的起床气都会让自己烦躁很久,再加上最近来了个后辈,还要保持平和的心态的带这个后辈就让自己很不爽。

最要命的是这个后辈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实打实的从头教起,手把手的教。但是……

“相叶!”松本润看着手里的数据,不禁头疼。

“是,松本前辈。”相叶怯怯的声音传来。

“这里又错了,仔细一点。”本来很生气的不知怎么看见那双带了点水汽的眼睛也就没脾气了,还真是像泷泽前辈说的那样,是个让人生不起气的人啊。

“好的,我马上改。”相叶拿着文件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虽说这个后辈什么都不知道,这让松本润开始吃了不少苦头。好在相叶还是很上进的,也很聪明,一教就会,刚开始困难的教学到现在终于是走上了正轨。不过,在松本润的心里,他挺感谢相叶的,他的业务水平也随着带相叶提高了不少,比起半年前的自己,那个放荡不羁的自己,还是改变了不少。有时在镜子里看着自己的倒影,干净的脸庞,整洁的服装,自信的表情,每一处都透着成熟。对这样的自己,松本满意极了。

 

“相叶,下班去喝酒吧!”松本润对着还在埋头苦干的相叶

“可是……”相叶犹豫的看着手头的工作。

“没事啦!那我帮你吧!”说着松本润放下手里的包,坐在相叶的身边开始工作。

“谢谢前辈!”相叶眼睛亮晶晶的。

“唔……”松本润觉得自己在傍晚就看到了一片星河,不明所以的叹息。

相叶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看起来很本,却意外的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很快。有时又很鲁莽,但是在细节上却是体贴人的类型。身处复杂的社会,眼睛却是未收到任何污染般的清澈。

如此矛盾的人,却只能感受到他的天然。果然,天然切开就是黑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两人的默契配合,工作在不知不觉间就结束了。

“啊~”相叶伸个懒腰。

“终于结束了。”松本润站起来活动活动脖子。

“前辈,我帮你揉一下脖子吧?”相叶侧过脸询问着松本。

“啊,不麻烦了。”松本润摆摆手。

“不麻烦的,这算是松本前辈留下帮我的谢礼。”相叶看着松本润的眼睛,透着股认真。

“……嗯。”松本润坐下来。

“前辈,放心好了,我技术很好的。”相叶在松本润的背后说道。

“前辈,闭起眼睛享受一下吧。”

松本默默的闭起眼睛,相叶的手在后颈一下一下的按摩着,舒服的想睡过去。

松本放松了自己的身体,感觉自己好像做梦了,梦见自己以前养过的一只小猫,三色的,是自己捡来的。

可怜巴巴的小猫趴在马路边,毛虽然脏兮兮的,身上似乎还是有点伤,但神情却很可爱,打工结束的松本润看见这只小猫就很想带回家,但是,自己从小就不受动物喜欢,不知道这只小猫会是怎样。还是有点没有去抚摸的小猫的勇气,没想到的是小猫会主动凑上来,先是嗅了嗅松本润的手,然后,舔了舔,再把头放在松本润的手心里。

有点惊讶,居然有小动物主动亲近自己。小猫打了个寒颤,松本润立马把小猫抱在怀里,带回了家。

准备给小猫洗澡的时候,松本润发现小猫身上全是一些伤口。如果自己没有留意这只小猫的话,它是不是就熬不过今晚了?

松本润没法避开伤口,就先边安抚猫咪,边拿冷水清洗伤口,都说猫咪是怕水的,这只却是这么不一样,眯着眼睛享受着水流,还有松本润温柔的抚摸。

 

找好了药箱,也不知道小猫可不可以用人类的药。把小猫翻了个身,肚皮向上,松本润轻轻的给小猫上着药,“你是一只调皮的猫啊,这么多伤口。”

“喵~”

“还不承认是吧?”松本润好笑的听见小猫的叫唤。

“喵~”

“真是,搞得好像你能听懂我说话似的。”松本润上好药,把小猫放在了地上,去了厨房准备晚饭。

小猫啪嗒啪嗒的跟在后面。

“想吃这个吗?”松本润从冰箱里拿出一个肉罐头,朝着小猫晃一晃。

“喵~”小猫蹭蹭松本润的腿。

“想吃呀,没想到你还是肉食系的呢。”松本润蹲下来摸了摸小猫的头,洗干净后,这个手感不是一般的好啊。

“喵~”小猫眯着眼睛蹭着手心。

两人和谐的过了两个星期。

“爪子。”松本润向小猫下着命令,伸出左手。

“喵~”小猫抬起一只驻爪子放在松本润的左手里。

“乖~”松本润捏捏小肉垫。

“另一只。”伸手。

“喵~”抬爪。

“乖,好乖。”松本润把小猫抱怀里。

又和谐的过了两星期。

“猫呢?”松本润翻遍了家里就是没有小猫的身影。在家附近也找了,在当初捡到小猫的地方也看了,还是没有。

松本润从心底忽然冒出一股被抛弃的感觉,心里很凉,很不舒服。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小猫就像每个从松本润人生中经过的过客一样,匆匆的留下了点痕迹,就过去了。

心里渐渐难过起来的松本润睁开眼睛,如黑夜中的星空般的眼睛就直直的撞进心里。心不由自主开始加快,脸上慢慢的有了不正常的热度。

“前辈,舒服吗?”对面的星河弯了弯。

“嗯,舒服。”松本润慢慢回过神,却猛地起身,身后的椅子因为过度的动作撞在了墙上,发出一声响。

“前辈?没事吗?”相叶赶忙过来扶着松本润。

“嗯……没事。”心跳声随着相叶的靠近越来越大。松本润不着痕迹的避开相叶伸过来的手。

“没事,咱们去喝酒吧。”松本润稳了稳心神,笑着对相叶说。

“嗯……好了,前辈,你不舒服的话,今天就不喝了。刚刚虽然给你按摩了,但你的脸色确实不好,要不今天就算了吧。”相叶脸上有了担忧之色。

“没事,你的按摩技术很好,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说完,两人突然都沉默了。

“你陪我喝点酒吧。”松本润不看着相叶,轻声说。

“嗯,好。”相叶小心翼翼的看着松本润的脸色。

 

“前辈,你喝慢一点。”相叶轻轻压着松本润的胳膊。

“没事,我自己有把握。”松本润轻轻拍拍相叶的手。

“前辈……”相叶的语气透着无奈。

“我从来都不是受小动物喜欢的体质。”松本润突然开口。

“诶?”相叶还没有反应过来。

“可是它就是那么可爱,突然的出现了。”松本润没有理会相叶的反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它主动的靠近我,还舔我的手。”说着,松本润笑了。

“带回家才发现它身上都是伤,那样的情况,如果没人理它的话,它是不是就死了?”松本润拿起手中的酒杯,喝了一口酒。

“是的。”相叶低着头回答。

“嗯?你也这么觉得?不过,你又怎么会知道当时的情景呢?”

“我知道的……”相叶小声的说。

“你说什么?不管你了。”又是自顾自的开始叙述。

“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松本润皱了皱眉,转了转手里的酒杯,好像下面的很难说出口。

“可是,它就那样的不见了。不见了。”松本润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

“什么表示都没有,就不见了。”松本润抬头看着相叶,眼睛里有着淡淡的悲伤。

“它就那么的抛弃了我。”松本润又低下了头。

“没有!”相叶拍了下桌子。

“你那么生气干嘛?我都还没生气呢!”松本润被相叶吓了一跳。

“不是,我想小猫一定有什么苦衷才不声不响离开的。”相叶连忙摆手。

“嗯,我也知道,猫要离开人世的时候就是不声不响的离开主人的。”松本润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感伤。

“才没有死呢!”相叶又是拍了桌子一下。

“你那么激动干什么?”松本润被相叶吓得愣了下神。

“那个,前辈,时间差不多了,明天还上班呢,咱们回去吧。”相叶讨好的笑了笑。

“唔,差不多了,回吧。”松本润抬眼看了看手表。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和相叶聊起了自己捡到小猫的事,松本润和相叶距离是越来越近。近到松本润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松本润对相叶雅纪是恋爱的心态,松本润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是在一个午休。

相叶雅纪趴在桌子上睡觉,神情不禁让松本润想到了那只猫。手就不自觉的抚摸上了相叶的头发,意外的手感,心跳也随着动作有节奏的跳着,像是快进入副歌部分的鼓点一样。

不知道是不是抚摸的动作有些大,相叶醒了。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的松本润,笑眯眯的叫了声:“前辈。”

松本润那一瞬间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心被击沉的声音。

 

说一不二的松本润就开始追夫之路,这条意外的好走,没一个星期,相叶就被拿下了。

“小润!”相叶从松本润摆摆手。

“嗯!”自从在一起后,相叶在公司外就改了对自己的称呼。

今天是两人的第一次约会,松本润都计划安排的很满。

两人去了相叶要求的迪士尼乐园,虽然松本润很鄙视这么幼稚的约会内容,但是,相叶开心就好,尤其看到玩到心仪游戏而开心大叫的相叶,松本润满足的上扬了嘴角。

最后当然是摩天轮了,两个男人坐摩天轮是引起了不小的议论,而且还是两个长相出众的男人。

“相叶,我喜欢你。”快到达顶端的时候,松本润看着相叶的眼睛说。

“小润……我也是。”相叶的眼睛有点湿润。

松本润一手扶着相叶的腰,一手扶着相叶的头,轻轻的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嘭!”的一声。

“呀!!”相叶大叫一声,“润!”相叶看着眼前一只黑色的小奶喵。

“这是怎么回事!”小奶喵睁着大眼问相叶。

“那个……那个……等会解释!”终于回到了地面,相叶抱着小奶喵就冲回了家。

 

 

 “其实我是王子来的。”相叶小心翼翼摸着松本润的背。

“王你妹的子!”小黑喵松本君伸出一只尖爪。

“我真的是,可是我没有妹妹,我只有弟弟,但是我弟弟小的时候说过,我是他的王子,所以,应该算是王我弟的子!”相叶一脸认真的看着小黑喵。

“……出去!”小黑喵伸出另一只尖爪。

“可是,小润,我都亲你了。这在我们的法律里,你可就是王妃了!”

“王你妹的妃!”

“不对,小润,是王我弟的妃!”

“……”

“小润?”

“烦死啦!”

相叶变回一只喵,小奶喵润惊讶的看着相叶,突然想起什么:“你就是那个变态!你是我捡到的猫!”

“我不是变态,我都说过,我是来报恩的!”

“报你妹的恩!”

“小润,我只有一个弟弟,所以,是……”

“相叶,你好烦,你现在最好解释清楚。”虽然很有气势,但毕竟是只小奶喵,所以有的只是萌。

“我被你捡到了,你救了我的命,我想报恩来的,可是你不领情,我就偷偷在你家想像仙鹤姐姐学习,但是我不太会用人类的东西,我就基本搞砸了。”相叶又变回了人类。

“啊,我说呢,家里变得莫名其妙的。原来都是你!”小奶喵一口咬上相叶的手。

“小润,别咬,痒。”相叶把手从松本喵的最后收回来。

“然后呢?”小奶喵跳上相叶的腿。

“然后,我就回了喵国,查到最高级的报恩方法就是以身相许。”相叶眼睛突然变得亮晶晶的。

“……所以,你就来到了我上班的地方。”

“嗯。”

“所以,是你勾引我的咯?”

“才没有!我哪里有勾引啊,我要是想勾引你,你早就爱上我了。”相叶切了一声。

“那你是说,我是真的爱上你了?”小奶喵看着相叶。

“废话,我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王子,也是很有魅力的好不好?”相叶变回猫,在小奶喵面前展现魅力。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我输了,我爱你。”小奶喵碰碰相叶的鼻子。

“嗯?真的!!真的?”相叶兴奋的舔了一下小奶喵。

“小润,我也爱你!”说着,相叶就一口叼起松本喵。

“干嘛?”松本喵突然腾空不安的说。

“回家!”相叶大摇大摆的走向阳台。

“这就是我家,回什么家。”小奶喵被咬着脖子,动弹不得。

“我说的是回我家,喵国。小润要乖哦~”说着相叶就从阳台一跃而下。

“啊~~~~~~~~~~~~~~~救命~~~~~~~~”小奶喵嚎叫着。

“没事啦~”相叶把松本润放在地上。

“你要吓死人啊!!”

“小润,别气了哦,到了。”相叶移开身子,用头指了指前面。

一座大大城墙出现在眼前,大大的黑色字在城墙上写着“喵”

“还真是喵国啊,我还以为你是故意卖萌呢!”

“我的萌从来都不卖。”

“嗯?”松本喵斜眼看着相叶。

“咳咳,我从来都是自然流露的。”相叶不自然的说。

“别说废话了,快带路。”

 

 

“润!!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相叶一脸兴奋的跑了进来。

“坏的。”小黑喵大人用屁股对着相叶。

“那个,坏消息就是你得一辈子是喵了……”相叶越说越小声。

“什么!你大爷的!”小黑喵跳起来冲着相叶就挥爪子,但是奶声奶气的一点气势都没有。

“小润,你别急,我还没说还消息呢!”相叶急忙抓住小尖爪。

“快说!”

“好消息就是,如果你想变回人类,但是哦,小润,变回人类只能是暂时,你本体还是喵。”相叶边观察着松本润的神情边说着。

“我想着也是这样,说!我想变回人类是怎么样?”松本润知道自己一辈子是只喵还是很难过的,但是能变回人类管他怎样呢!

“如果你想变回人类,你要和我结婚!”相叶嘴角上扬着。

“相叶!你故意的吧!追人不是这样追的!你这是逼迫!”松本润黑喵炸毛了。

“我没有骗你,是真的,这是我们喵王国的古法,想要变人类,就要和皇族的结婚并……”还没说完的相叶脸奇怪的红了,松本润看到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

“你不是想说结合吧?”

“诶!小润怎么知道?”相叶惊讶的抬起头。

“我就知道!”松本喵伸出了小尖爪。

“相叶雅纪!你想都别想!”又用屁股对着相叶。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松本润把爪子搭在相叶胸上。

“什么?”相叶咬咬松本润的耳朵。

“我捡到你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松本喵一把挥开相叶。

“啊,那天啊,没什么啊,我只是没事干卖卖萌而已。”相叶趴在小奶喵的身边。

“骗人!”小奶喵瞪着相叶。

“小润,不对,应该是骗喵。”

“相叶!”松本小奶喵一口咬上相叶的耳朵。小奶喵的牙齿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小润,其实我是为了遇见你才出现在你面前的。”相叶把在身上作乱的小奶喵搂怀里,认真的舔起小奶喵身上的毛。

“相叶……”舒服的声音不禁从嗓子里出来。

“真的,小润,我就是这么觉得的。”相叶看着小奶喵。

“骗喵!”

“小润,你这次说对了哦~”相叶嗤嗤的笑着。

“你妹!”

“小润……”

“相叶,你烦死了!!”

 

“还有,你不给我解释清楚,你当初为什么突然消失,你就别理我。”

“你说的哪一次啊?”相叶把松本润抱怀里。

“你居然!!气死我了!”松本润抬起小尖爪。

“你先别动气。”相叶按住松本润的小爪子,摸了摸松本润的下巴。

“就是……就是我刚开始捡到你的时候。”松本润舒服的咕噜了声。

“啊,那次,人家也不是想离开你的嘛,都是父王说要我回来参加成人礼的,我不想回来,在你家待得好舒服啊,小润摸我好温柔的,每天还有好吃的,小润做的菜都好好吃。”相叶回味的砸吧嘴。

“就让你说个理由,你怎么扯那么远。”松本喵好像不好意思的在相叶怀里蹭蹭。

 

小奶喵是越长越快,现在已经是几乎成年喵的体型了。

相叶看着松本喵舔着自己的毛,想着可能时机要到了。

过了几天松本喵不知怎么了,总是会跑到相叶的身边开始蹭着相叶腿脚,喵喵的叫着,也不和相叶说话。

“小润,怎么了?”相叶忍住想笑的冲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询问着。当然,这会儿的松本喵根本顾不上理会他,还是喵喵的叫着。

“我知道了哦,小润,一会儿可不许怪我啊。”说完,相叶抖了抖,耳朵出来了,冲着周围的侍从嘱咐了下,不许让任何人进入他的房间,吩咐完就变回了喵。

相叶喵舔舔松本喵的毛,说:“润润,要乖哦~”被舔的松本喵“呜喵”一声当做回答。

相叶喵一点一点引导着松本喵完成小奶喵走向成熟的那一步。

 

相叶喵终于把松本喵折腾干净了,早累的半死的松本喵就一动不动的享受着相叶喵的服务。

“呼!小润,我爱你。”相叶喵用鼻子碰碰松本喵的小鼻子。

两只喵就这么相依着睡着了。

“相叶!!”还在熟睡的相叶被抱了起来,不清醒的应着。

“怎么……呀!”相叶被松本润举在空中。

“嗯!我变回来了。”松本润开心的抱着相叶喵转圈圈。

“你等会,我晕。”松本润把相叶放了下来,相叶变成人类。

“恭喜你哦!”相叶张开双臂。

“嗯!”松本扑进相叶怀里。

“但是……相叶……”松本埋在相叶肩膀上,声音闷闷的。

“什么?”相叶抚摸着松本润的背。

“昨晚的事,我可记着呢!你等着哦~”松本还是埋着。

相叶身体一僵,“小润啊,我……”

“你是不是早就等着发情期呢?嗯?”松本松开相叶,冲相叶挑挑眉。

“润呐……”

“等着哦~”松本润满意的看着相叶愣在原地,出门找吃的去了,运动太耗体力了。

“小润呐!”回神的相叶哀嚎着。

 

“我说!相叶。”

“啥?”

“咱俩以后别买毛衣了。”

“我同意。”

对话的两人此时正在和一堆毛线作斗争……

“呀!都怪毛衣!!耳朵都出来了!”相叶抓抓耳朵。

“你还说呢,我尾巴也出来了。”松本润甩甩尾巴。

“打死再也不买毛衣!”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


最后两人的状态,大概就是这样。

当然,是两人都是大人状态的。


评论(14)
热度(17)

© 狐说魃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