マダ上ヲ(爱拔生贺)

晃着酒杯,腿叠交着斜站在吧台前,看着眼前灯红酒绿的画面,他微微一扯嘴角,轻笑出声。

一个穿着火辣的女生手里端着一杯威士忌慢慢走到他的面前,“先生,想喝杯酒吗?”

他轻轻抬眼看着女生,然后低头凑向女生的脖子,轻吸了口气,看见女生的脖子上泛起细小的颗粒。笑了下,敏感呢。可惜,不对。

女生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觉得似乎可以继续,就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准备凑近。

他往后退了一小步,避开女生的动作,又微弯下背,在女生耳边轻声说:“滚开。”

女生愣了一下,手紧了紧手中的酒杯,似乎不死心,还继续向他方向前进一小步,对视了。

冷,那个瞬间只有这个感觉。

冷,明明这里就是个热闹的地方,明明每个人的眼里都闪烁着欲望,明明脸上是柔和的灯光,却感到了冷,不是身体上的,是感觉灵魂被盯上的冷。

女生不自觉得抖了下,大脑有点空白的转身走开。

看着女生有点漂浮的步伐,那抹轻蔑的笑容又出现在脸上。

舞池里突然很热闹,一帮年轻人开始占据舞池中央的大片位置,随着音乐扭动的身体,男与女的随意的碰触,肆意喷洒着年轻的气息,空气里暧昧的气氛逐渐上升。

视线穿过扭动的人群,扫描到一个人,这么热闹的场合,包括那个人周围的人也是吵吵闹闹的,而那个人就坐在沙发的边上处于自己的世界中,旁边的人和他说说话,才会有点反应。呵,有点意思。

他抿一口自己手中的酒,慢慢的走向那个人。

似乎,找到了猎物。

那个人看见他了,就这样和他一直对视着,那个人居然有着这样清澈的眼睛,黑黑的,像黑洞,一点一点吸引着他继续的靠近。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深处有一点点兴奋。

到了。

“有人吗?”他用举着酒杯的手指了指那个人旁边的位置。

黑眼睛盯着他有点发愣,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什么,看看旁边又看回来,摇摇头,然后快速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酒。见他没有坐下,反应过来,往右边挪了挪。

在那个人的左边坐下,近距离的打量着那个人,不掩饰自己的视线,就是直直的看着那个人。头发是短发,黑色的啊,眉毛,视线在那个人的脸上画着轮廓。啊,耳朵似乎红了啊。

但是那个人却故作镇定的转着自己的酒杯。呵,有意思。

嘴巴,厚度刚刚合适,形状也不错。他抿了口酒,杯口似乎就是那个人的嘴巴。

嗯,脸上有颗痣,自己也有一颗,呵。

他突然地靠近那个人,嗅了一下,嗯,好像是对的。刚刚身体深处的一点点兴奋现在有点上升了,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突然的靠近让那个人的身体突然的僵硬,绷直着身体,就连刚刚一直在转着玩的酒杯都停了下来。嘴巴开始抿起来,是感到不安了吗。有点像兔子,啊,对,是挺像动物的。

他拉进了距离,呼吸打在那个人的脸上,“一个人吗?”那个人脸上慢慢带上了红晕,嘴巴抿的更紧,那个人轻微的摇了摇头。呵,没推开他啊,这是……对他有点意思,却不敢前进吗?

“你叫什么啊?”他还是保持那个姿势,但是视线向下挪了挪。皮肤不是很白,看起来挺瘦的,锁骨还挺好看的。

呼吸还在持续的攻击着那个人,那个人还是僵硬着身体,握着酒杯的手不断的收紧。快速的喝下一口酒说:“相,相叶。”

“哦,爱——拔~”故意压低自己的声音,用气音在那个人的耳边发出有点奇怪的音调。喔,耳朵更红了。

“那,那你呢?”那个人转头问他。结果不小心嘴唇和嘴唇轻轻地擦到了,离亲上只有两毫米的距离。那个人,不,相叶呆愣到那里,而他也就继续保持这个暧昧的姿势,想看看这个男人会有什么反应。

先是脸迅速的泛红,然后夸张的往后退,却不小心撞到了后面的人,慌张的向同伴道了歉,酒杯里的酒也撒了不少。

“哈!”看着如此的反应,他不禁笑出了声。

相叶有点恼羞成怒的看着他,却陷进了他的笑里,右边的嘴角微微上扬,歪靠在沙发上,整个人都透着股邪气。

他笑着在相叶的耳边说:“跟我走吗?”他看着像极了兔子的相叶,仿佛能看到他头上有耳朵直直的竖起。

他用手背摸了下相叶的脸,说:“走吗?”手感不错。

兔子,不,相叶抖了下,抿了抿嘴,点了下头。

怎么,是他要吃掉他吗?嗯,他挑挑眉,说起来算得上是。

身体深处有东西要破土而出的感觉让他很兴奋。

他带相叶穿过还在用身体互相摩擦的人群。相叶有点跟不上他的步伐,不小心被撞了一下,撞人的人回头蹬着相叶,似乎在等相叶的道歉。

“啊,对……”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抓住了手,等着道歉的人看向相叶身后的人,不禁顿住了。冷,好冷。

“滚。”相叶身后传来他的声音,没有任何情感。相叶抖了抖。有点冷。身后的人则将相叶往他的怀里带了带。但是相叶还是觉得有点冷。

撞人的人直着身子转了回去,慢慢的走出了舞池。

他继续抓着相叶的手走出了酒吧。相叶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手比较凉,可能是天气的原因吧。

相叶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跟在他后面观察着他,头发是栗色的,长及脖子,大部分都梳在了左边。眼睛是黑黑的,和自己一样。是自己最喜欢的地方,一见那双眼睛就会不自觉地盯着看,陷进深渊的感觉,想要出来却又舍不得。他给人的大体感觉就是冷,可是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又是那么炽热,好像自己是他的猎物一样,唔,想到这里,相叶脸上不禁有点热,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啊。

相叶看着他把自己领向一个黑暗的胡同里,他这是……

他牵着相叶继续朝着黑暗里走着,相叶在后面拽了拽他的手,他停下来转身看着相叶:“怎么了?”

相叶看着黑咕隆咚的周围,疑惑的说:“在这里?”

他没回答,把相叶拽向自己方向,顺势把相叶按在了墙上,一只手支在相叶脸旁,另一只手压着相叶的肩膀,说:“就这里,怎么?想去哪儿?”

相叶想挣扎,但他力气出奇大,动不了。

他慢慢把脸凑近相叶,相叶低头不想看他。

肩膀上的手放开了,还没放松下来,下巴就被捏紧,被迫抬起头看着他。

“就在这里,其他地方很麻烦,如果你还可以的话,我们以后可以到好的地方去。”他捏着捏着下巴就摸了起来,一点一点,顺着轮廓慢慢摸上去,先是光洁的额头,接着是宽度恰到好处的眉毛,然后是那双似黑洞的眼睛,相叶因为条件反射闭上了眼睛。就听见:“睁开。”相叶睁开眼睛,对上了那双对于自己有着谜样吸引力的黑眼睛。

他和相叶对视了一会儿,接着刚才的动作。按了按眼旁的那个痣,手指就转战到了鼻子,高挺,骨形很好看。最后是那双唇。好看的形状,恰到好处的厚度。他的大拇指就在相叶嘴上慢慢描画着唇形。有一下没一下的按压着嘴唇,让嘴唇在自己的手下显出不同的颜色。

抬眼看进相叶的眼睛,邪邪的笑着说:“想知道我叫什么吗?相叶。”

被刚刚摸得心跳早已不是自己的相叶早已忘记了纠结在哪里进行下一步的事,魅惑的声音出现在耳朵里,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只知道要点头。

“我叫雅。”他轻轻的吻上相叶的唇,慢慢的用舌头画着轮廓,然后狠狠的吮了下相叶的下唇,边放开了相叶。

“叫我。”雅在相叶的耳边轻声说。

“雅……雅君?”真是个好听的名字,雅。

“不,叫我雅。”雅用额头慢慢蹭着相叶的头发。

“雅。”相叶觉得自己被魅惑了,自己怎么就会在这个地方和他要干些什么呢。但是自己好像找不到拒绝他的理由,为什么呢?

有点痒,相叶想推开雅,看看他,但是,雅却慢慢用一只胳膊揽住自己的腰,另一只手不断摸着自己的背,不快也不慢的抚摸着,好像在安抚小动物。

雅嗅着相叶身上的味道,头发的味道,是自己喜欢的,雅慢慢把头移到相叶的耳朵,一点一点向下蹭着,蹭到了脖子,雅深吸一口,味道真好闻,就是这个味道。雅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口相叶的脖子,触感很好。

相叶被雅的气息环绕,被舔的一下让自己的身体有点软,然后脖子又被舔了一下,自己真是不中用,难道还是小男生吗?为什么这么简单的调情就会让自己把持不住呢?血液好像得到了指示,不断的在体内有节奏的循环,相叶似乎能清晰的感受到血液的走向,一下一下,配合着雅的舔弄,一圈一圈的环绕在自己的身体中。

雅感觉似乎可以了,放开相叶,眯起眼睛盯着相叶。

相叶对上雅的眼睛,“雅……”相叶不自觉得叫了出来。相叶在雅的眼睛里似乎看到了危险的信号,还没容自己多想,雅就开口了:“你觉悟了吗?”

觉悟?什么觉悟?相叶不懂雅在说什么,但是……相叶点了点头。

雅得到相叶的回答,满意的舔了舔唇,然后邪笑着看着相叶。然后,相叶便看见雅的眼睛变色了。

慢慢的雅的眼睛变成墨绿色,像在灰暗的灯光下泛着黯哑的光的宝玉。

雅伸手抚摸着相叶的脖子,说:“怕吗?”

相叶脑袋有点混乱,胡乱的摇摇头,拒绝……拒绝不了……
雅轻轻点点头,“不错。”手下又摸了摸相叶的脖子。

下一秒,雅的嘴里长出两颗牙齿,还没等相叶反应过来,雅已经伏在相叶的脖子上。相叶只感觉自己的脖子有点刺痛,然后就感到像是慢动作回放一样,一点一点自己的血液被抽出来,慢慢的自己的意识也变得有点涣散,大脑的处理机能一定是出了问题,被人吸着血,为什么自己还能感觉些许的快感,呼吸也慢慢的加快。

“嗯~”相叶哼了出来,雅听到了似乎得到了刺激,下一口吸得很猛。

“嗯~哼~”那一口让相叶有点失了魂,怎么会这样,自己只是出来玩一下,没想到遇到这种事情,这个世上还真的是有吸血鬼啊,哎,自己再这种时候是在想什么呢,不是应该关心一下自己的安危吗?为什么会觉得她不会伤害自己?为什么?但是,呼吸,呼吸不上来了。

雅终于满足了,吃到了自己满意的猎物,味道真是棒极了,百年难遇的味道今天就被自己碰见了,雅意犹未尽的舔了舔相叶的伤口,呼吸不畅的相叶抖了下,雅抱着已经身体发软的相叶,手在相叶的背后轻轻地一拍一拍,像是安慰做了噩梦的小孩。

雅舔了下嘴边残余的血液,看着嘴唇有点发紫的相叶,但是还是很好看,配上这张脸,被自己折磨的脸色有点苍白的脸,颜色搭配的真不错。

雅想都没想就覆上了相叶的唇,这次不像开始的那个吻,这次是攻城略地般的扫夺,相叶口腔的每一块地盘都会被标记,显示雅的名号。

相叶还没从吸血的记忆中回神,就被这样有侵略性的对待,呼吸更加紊乱,身体更加发软,无法拒绝。
一想到雅的那双眼睛,变了色的墨绿眼睛,相叶就觉得自己败了,好看的颜色,魅惑的眼神,冰冷的手在背后的抚摸,冰冷却是热情的气息在口腔里徘徊,一切的一切都让自己无法自拔。身体渐渐支持不住,手只好紧紧的抱住雅,因为口腔里的刺激,不自觉的发出呻吟声,手指也紧紧的抓住雅的衣服。

安静的黑夜似乎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只属于两个人的气息。

雅放开了相叶的口,嘴唇不再是紫色,而是被自己染成了红色,娇艳欲滴,是这样形容的吧?相叶一定不知道现在自己是多么诱人的,刚被吻过的嘴唇带着水渍,透着亮,衬得那抹红色更加的妖艳,脸上也有了一丝红潮,恰到好处位置,又为相叶添上一丝色彩,眼神因为刚刚的激烈的吻还有点迷离。

雅觉得自己好像捡到了宝,味道是难能可贵的和自己相合,有那么纯正,简直棒极了。长相也是自己喜欢的style,尤其他的眼睛,像小动物一样湿漉漉的眼睛。雅亲了亲相叶的眼睛。

相叶心中一动,就听见雅用低沉的声音伏在自己耳边宣布自己的主权:“你,是我的了。”

 ---------------------------------------------------------------------------------------------------------------------------------------------------------------------------------------------------------------------------------------------------------------------------------------

 灵感来自岚的マダ上ヲ

看歌词的时候,突发灵感。

然后就想到了自攻自受这个主题。很早就想这么写了有木有!

虽然歌曲的曲风和本文不太一样,但是基本上是根据歌词写的,本文

放个歌词链接

マダ上ヲ

然后就是形象

相叶的形象就是下面这样



然后,是雅的

p.s.图源全部来自微博,具体是谁的不记得了

pp.s.还是不会打tag

总觉得这个tag是不是太简单粗暴了?

最后是歌曲链接

マダ上ヲ——岚

评论(3)
热度(18)

© 狐说魃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