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郎(杀人夜会特别番外)

今天是晴朗的一天!耶~

三郎今天心情很好,因为今天是休假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自己的睡眠质量直线上升,而且老板似乎对自己很好,总是关心着自己的身体,这不,就给自己放了个大假。不过,回去就要开始忙碌的生活了。等价交换嘛!

心情很好的三郎约了自己的好友——风pon,啦啦,久违的聚会,虽说人家是人夫了,但是作为类似青梅竹马的存在,还是自己最大。

心情很好的三郎对于今天的聚会很兴奋,于是……三郎趁着其他兄弟还没起床就溜出了家门,开车到了风pon的家门口,不顾人家小两口的甜蜜时光,拉着风pon就走,对于自己情绪高就不顾别人的朋友,风pon只来得及翻个白眼就被塞进了驾驶室。三郎塞完人自己却坐上了副驾驶打起了盹儿。被风pon说三郎是super star,而他就是他的马内甲。三郎然后用一脸娇羞的表情对风pon说:“还不是因为你,人家昨晚都没睡好。”风pon早就习惯他的这种调调,理都没理的开着车,但还是调高了车内的温度,让某人睡了舒服的睡了一觉。

两个人今天去了很多地方,比如去了以前的学校,去看了看老师,还参与了学生之间的篮球赛,游戏厅,玩了许多以前玩过的游戏机,还照了大头贴。然后两人大白天的,去喝了酒,三郎潇洒的把车丢在店门口,也不想开回家再回来,回家的话一定会不允许大白天喝酒了。就直接和风pon进了店里。不知怎么的三郎总有一种会被人打扰的预感,于是又潇洒的把手机调了静音。三郎点了一堆东西,越喝越多,不知怎么触到了那个开关,于是,开启了大叔模式,向风pon倒了很多苦水。

“呐,呐,风pon,我跟你说,四郎好坏的,有了游戏都不理我的,整天玩,玩,玩的,虽然我也喜欢游戏,可是他那样身体不好了怎么办?一直坐着,会不会腰会出问题,出问题的话他怎么找女朋友啊?”三郎拿着一杯啤酒晃着。

“……你最后一句话是重点吗?”风pon满脸黑线看着他,风pon知道现在和他说什么都没用,他也听不进去,现在就是自己的倾听时间。

“呐,呐,风pon,二郎啊,太好了,我怎么都赶不上,他怎么那么厉害呢?什么知识都知道,什么都井井有条的,虽说他的房间几乎都是五郎整理的,怎么那么厉害的人,自己的房间会乱成那样呢?乱成那样也是很厉害呢。”

风pon给自己到了点酒,给三郎嘴里塞了点零嘴,拍拍他的背示意他继续说。

三郎把零食随意咬了几口,吞下去,喝了口酒,又开始吐苦水。

“风pon,你说,五郎小的时候那么可爱的一个人,怎么长大了会那么克己呢?不仅对自己要求很严,还对我也那么严厉,一点都不把我当哥哥,这个不许乱放,那个不可以乱碰,我又不是小孩子!”说着激动的拍着桌子。

风pon连忙摸摸他的头说:“你不是小孩子!”才怪,谁家的成年人会有那样清澈的眼睛呢?

谁看到你的行为都会觉得你还没长大吧?

“风pon。”三郎拽拽风pon的衣角说,“一郎哥好厉害,我过生日他送了我一张我的画像,画的好像哦。”

风pon点点头,能不像嘛,也不想想你哥是谁,开了不知多少次国际性画展,还有两个专栏的知名画家啊。

好像怕风pon不相信他,又抓着风pon的手说:“真的,真的,哥哥还夸我,说我身材好好,下次要当他的模特,呃……”打了个酒嗝,继续“还说是裸模,呵呵”说完又冲风pon娇羞一笑。

风pon莫名的恶寒,这家伙……

“我跟你说,我看着一郎爱钓鱼,是好,但是那本来一点一点变黑的皮肤,现在可是几何增长!!我担心死了!!”三郎拍着大腿。

“你还知道啥是几何增长啊?”风pon看着被自己拍疼皱着脸的三郎,真心不知道该说他啥。

终于安静的三郎被风pon架到包厢——专供喝醉的人的人性化包厢。

过了好久,三郎慢慢酒醒了,环视了下四周,自己在一个包厢里,风pon在一旁的沙发上睡着了,三郎抬手看看表。看了下手机,下午15:00了,居然没有未接电话或者短信。

叫醒风pon,两人走着去找一家餐馆吃午饭,路上手机震了下,居然是自己发来一条短信,

“你在哪里?快回电话。”三郎震惊的拿着手机给风pon看。

“风pon!风pon!你看我的手机,居然显示三郎的短信!!”

“……这个不是你的手机吧?”风pon看着那个银白色的手机。

“啊咧?真的不是啊,这个是二郎的!我怎么又拿错了。”

“谁让你俩非得买一样的,还非得颜色一样!”

 

舞架那边

“靠!你俩又把电话拿错啦?”四郎举着银白色的手机问二郎。

“不知道,我说我怎么找不到电话,看到餐桌上的就以为是我的。”二郎无辜的说道。

“我就说怎么电话死活打不通,发短信也不会。”五郎快速的按着手机,给二郎发去短信。

“你说他要是在外边变小怎么办啊?这还有一个小时了。”一郎围着客厅转着。

“啊啊啊,打电话了!”五郎叫着。

“喂喂,你小子死去哪里了啊?大清早就不见了,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四郎抢过电话噼里啪啦的说了一串。

“居然去喝酒,大白天的去喝酒,你能耐啊?”四郎一手叉着腰,一首拿着电话。

旁边的三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四郎长了一堆犄角,身后还多了个尾巴,手里拿的不是电话,是一根叉。

“你们说说这家伙。”四郎把手机扔给五郎,五郎递给了二郎。

二郎接过电话说:“三郎,现在哪里呢?”

“那你能赶五点之前回来吗?没事没事,但是还是想你五点之前回来,嗯……为什么啊,嗯……啊,五郎想你了,想让你早点回来!”

“喂!”五郎不满的拍了二郎一巴掌。

电话那边就出现了特别高的声音:“哎?哎?真的!!!那我就早点回来!我吃完饭就回来!”然后“啪”的一声断掉了电话。

“二郎!”五郎黑着脸靠近二郎。

“五郎,你要为了你三郎哥着想啊,牺牲一下下,不会掉块肉的。”

“你等着!”

 

三个小时过去了,三郎还是没回家,家里的四人还是轮番轰炸手机,没人接听。

一郎眼泪汪汪的举着电话说:“二郎,报警吗?”

四郎夺过电话:“报什么警,没事,那么大的人还回不来?”

“可是现在还没回来。”一郎马上就要哭了。

五郎摸摸哥哥的头,“没事的,没事的。”

“他突然变小怎么办?被坏人拐走怎么办?”一郎越想越可怕,终于“哇”的一声在五郎怀里哭了。

四郎黑线中。

“通了!通了!”二郎举着电话奔过来,三人迅速围起二郎。

“喂喂?我是风间。”

“啊啊,风pon,我是二郎。”二郎手扶着五郎,一郎挂着眼泪紧紧盯着二郎,四郎拽着二郎的手。

“嗯嗯,没事就好,那就麻烦风间桑把我们三郎送回来了,给你添麻烦了。”二郎挂上电话,看着几个表情狰狞的人,“没事,就是吃完饭又去喝酒了,喝醉了,而且似乎没有变小。”

“咦?不是吧?”三人异口同声的说。

“风pon没有任何惊讶的感觉,应该是没有变小。”

“回来问问。”

 

一小时过去了。

“叮咚!”

二郎奔出去开门,就看见三郎想一滩烂泥似的挂在风pon的身上,接过烂泥,烂泥嘴里似乎还嘟囔着什么。

二郎邀请风pon进来坐坐,但风pon说家里还等着,不进去了,就先走掉了。

被二郎挪进客厅的烂泥,嘴里不断地说着什么,四郎凑近听,发现他说的是“四郎可好了,可乖了。”

听到这话的四郎脸红着说了句“笨蛋”后,就给三郎准备热毛巾去了。

一郎早去准备醒酒药了,五郎准备洗澡水。

一切准备就绪,就差三郎了。

这时三郎突然自己站了起来说:“我们家最好了!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

……

“哈哈哈!”四个人都笑着,一郎拍拍三郎的背,扶着他坐下。

“这家伙……”四郎fufufu的笑着。

“其实这家伙故意的吧。”五郎不客气的戳了戳三郎的头。

“啊啊,败给他了。”二郎用热毛巾擦擦三郎的脸。

 

---------------------------我是家庭小会议的分割线-----------------------------------------------------------------------------------------------------

忙碌过后,今天的家庭小会议的主题是:三郎为什么没变小?

“应该是喝酒了吧?”四郎说。

其他三人点点头。

“那……是喝一点就不会变吗?”

“不知道。”

“嘿嘿,哪天试试?”小恶魔四郎上线。

“不要啊,三郎那么累。”温油的一郎哥哥。

“切~”恶魔四郎心理默默的做好了打算。

“二郎,明天记得把车开回来。”一郎下达命令后,“散会!”

 

今天鸡飞狗跳的舞架家又平安的度过了,收获了没变小的三郎一只,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杀人夜会过后就是出现这篇自己写着写着就偏了题的,本来是想写三郎和风pon怎么黏糊的,最后就变成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最近被某人杀的片甲不留,尸骨无存。哎,没活路了。



评论(2)
热度(32)

© 狐说魃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