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郎(二)

过了这么久才更,额……我不解释!!!(视死如归状)

----------------------------------------------------------------------------------------------------------------------------------------------------------

20xx年12月24日星期天 

今天是三郎的生日,而且又是平安夜,大家打算给三郎过一个较大的生日。

 

 

 

早上9:30

兄弟四人发现三郎好像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所以,四人决定不告诉三郎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免得三郎神奇的脑回路会把事情搞得很复杂。

于是,四人装作若无其事的领着寿星去买今天过生日要准备的东西,五个人说说笑笑,三郎可能是因为生日的缘故,情绪一直很高昂,走在路上不停地说话,拉着五郎冲在前面看着这个,摸摸那个。

三人跟在后面产生错觉,其实小三郎还在吧,还在吧,怎么感觉就是小三郎身体长大了,其他啥都没变?

到家后,几个人开始准备晚上的生日宴,说是生日宴会,也只是他们五兄弟在一起的聚会而已。舞架家的爸爸妈妈是非常浪漫的父母,在四郎、五郎成年之后就开始环球旅游,度过两人的二人世界。每年每个人的生日,爸爸妈妈都会寄回来那时他们旅游地方的特产。

今年三郎收到的礼物是贡多拉的模型。五人看到礼物第一反应是:啊,他们去威尼斯了。

 

中午12:30

因为晚上要做顿大餐,所以午饭是大家一起做的饭团,既简单又能吃饱。

三郎发挥了他一如既往的“料理天赋”,为大家提供了几个诡异的饭团后,就被五郎扔出了厨房,让他去准备晚上装饰家里的饰品。没一会儿,一郎也被扔了出来。脑电波不知何时搭上的两人开始准备装饰品。在艺术家一郎的指导下,总算完成了装饰的一小部分。圣诞树已形成雏形,虽说明天才是圣诞节,但是舞架家因为三郎的关系,提前一天过圣诞节已经是传统了。反而到了圣诞节当天却成了几人自由活动的时间。

 

下午14:30

五人热热闹闹的吃完午饭,一郎悠闲地躺在落地窗前的躺椅上享受冬日的阳光,四郎五郎挤在电视机前打游戏。

 

二郎和三郎在厨房打扫残局。

鉴于昨晚的诡异情况,二郎决定关心一下自己弟弟的近况。

“三郎最近工作怎么样?”

“嘛,还不错,老板让我开始独立完成一些小的拍摄了,最近好让我给一个大牌摄影当助手呢!”

“那挺好的,你最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没有啊,我很精神的!!但是感觉睡得挺久的,昨天睡了一下午,我晚上居然还能睡着,二哥,我是不是快成睡神了啊?”

“嗯嗯,你是我们家的睡王子!”

“哇,这么高端,还是王子,也是,我长得也不差啊。”说完一脸得意的看着二郎。

二郎用湿湿的手糊了三郎一脸。

“啊!温的!”

三郎不甘示弱的接了点水泼向二郎。

“呜哇!”

两人就这么幼稚的在厨房打着水仗,忘情玩耍的两人被五郎各踹了一脚后,换了衣服开始乖乖的打扫他们的战场。

“大冬天的还能玩上泼水?还真觉得自己身体好?为什么二哥那么高智商的人,每次和三郎在一起就被拉低智商呢?”五郎看着两个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感慨道。

“因为二郎本来就是个幼稚的人,最起码是半个天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和三郎搭上了脑电波。”四郎继续着自己的游戏,头都没抬的回答。

 

下午16:00

午休过后,五郎伸了个懒腰,准备下楼做晚餐,顺便把几个哥哥叫醒,三郎没有起床气,但是意外的不好叫醒,还是先去二郎和四郎那里好了。

 

下午 16:57

这么想的五郎先叫醒了二郎,虽然花了点时间,然后又花了点时间,被四郎敲诈了一盘游戏后成功的带着四郎、二郎去叫一郎,奇怪的是一郎不在房间。

三人决定先去看看三郎,推开三郎的门,三人瞬间恶寒,一郎坐在三郎床前,温油的看着三郎,摸着三郎的手。

 

下午 17:00

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床上的三郎慢慢的缩小了,就像慢镜头一样,一点一点的缩小了,缩成了小三郎,然后奇迹的是,衣服也跟着缩小了。

 

于是……四个人同时石化了,这是什么状况?每个人的心中都呐喊着:“这个世界是闹哪样!!!!老天,你特么逗我呢?”

 

下午17:10

四人石化中……

 

下午17:30

四人石化中……

 

下午17:35

四人石化中……

 

小三郎醒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副诡异的画面,一郎哥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二郎哥哥张着大嘴看着他,四郎哥哥和五郎哥哥瞪着眼睛看着他。

 

“呐,呐,一郎哥哥,你们怎么了?”小三郎拽拽一郎的袖子。

一郎回过神说:“我出现幻觉了。二郎~我坏掉了!”一郎扑向了二郎,撞得二郎回神了,二郎接住一郎说:“我也坏了啊……”又看看小三郎,说:“没事,哥哥们只是有点事而已,睡醒了吗?”

小三郎点点头:“睡得好饱。”接着肚子就发出“咕~”的一声,小三郎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说,“嘿嘿,我饿了。”

石化完毕的四郎领着小三郎,拉着五郎去给小三郎找吃的。

一郎继续在二郎怀里念叨自己坏掉了。二郎拍拍一郎的背说:“下去看看。”

二郎拎着坏掉的一郎下了楼。

 

看着吃的正香的小三郎,四人又开起了小型家庭会议。

“刚刚大家应该都看到了吧?”二郎最先发话。

三人点点头。

“也就是说三郎就是这么变小的?”四郎摸着下巴,微微皱着眉。

“他变小是有时间限制的吗?”二郎思考了下说,“你们看昨天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发现他变了,但是昨天晚上他又变回去了。”

“所以,小三郎是限时的?”四郎看着二郎。

“嗯,是的,但你能不要说的像是游戏限时角色啊?”

“不知道晚上他什么时候变回去?”五郎也皱着眉头问道。

“那就晚上看看呗!”四郎伸了个懒腰说,“今天是他生日,先帮他过生日吧?”四郎站起来拍拍一郎的背,走向那个吃的不亦乐乎的小家伙。

一郎听到,瞬间直起腰,下定决心般说:“嗯,先帮他过生日。”

 

晚上19:00

四个大人加一个小孩子在温暖的家里开生日派对。

小三郎一直很开心的笑着,觉得自己过生日真是太幸福了。兴奋的小家伙抱着每个人都吧唧了一口。

四个人觉得自己在粉红色的各种爱心中无法自拔,“啊,我们家的小三郎怎么这么惹人爱啊!”

 

晚上 21:00

玩累了的小三郎歪倒在沙发上,二郎抱起小三郎往楼上走,三人见状也紧随其后。

二郎给小三郎盖好被子,四郎把灯光调暗,五郎看了看手表,说:“21点10分,无任何变化。”

 

晚上21:30

四人紧紧盯着小三郎,小三郎还没有任何变化。

 

晚上21:50

今天四人都挺累的,这会儿都有点困了,但是每个人还是强打着精神盯着小三郎。

五郎抬手看了看手表:21:50,还没变。

 

晚上21:58

四人都快抓狂了,为什么今天这么困啊啊?为什么小三郎还不变啊?难道不会变回去了?

 

晚上22:00

四人又再次见证了奇迹,小三郎开始慢慢变大了,一点一点的慢镜头播放。

五郎瞬间反应过来,抬手看了手表:“22点01分!”

三人回头抓着五郎的手看着时间,又回头看着变化的三郎。

对,这时已经是三郎了。

 

四人陷入了沉默,一郎拍拍四郎的背说:“走吧,下楼。”

 

五郎又给三郎掖了掖被子,关上门最后一个下了楼。

 

四人坐在餐桌旁,又开始沉默。

五郎开始分析并作汇报:“傍晚大概17点左右开始变小,晚上10点左右开始变大。”

二郎、四郎点点头。

“三郎几点下班?”一郎问道。

“五点半?”

“也就是说,在他上班期间有半个小时会是小三郎状态。”二郎说。

“而且,三郎晚上也有可能加班。”一郎想起三郎有好几次晚上很晚才回来。

“啊,还是帮他请假吧?”五郎揉了揉头发。

“但是,那家伙肯定会问为什么帮他请假。”四郎看了眼楼上。

“啊,好烦。”二郎揉乱了头发。

“还是先走一步看吧,明天先找个理由把他早点弄回家,或者我去接他回家吧?我离他近一点。”五郎说,五郎在某家公司做服装设计师。就在三郎的摄影公司对面那条街上。

“你去接他吧!这样好一点,有什么事也会好对应一点。”二郎拍板。

 

就这样舞架家不平凡的一天落下了帷幕。


评论
热度(50)

© 狐说魃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