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好黑啊,黑的反光啦~

脑洞

有哥哥扭蛋,那就有弟弟扭蛋啊。

一郎小的时候很想要弟弟,就去扭蛋,扭了个二郎出来。二郎聪明可爱,就是吃的多。一郎哥哥发愁未来家里吃穷了,很是惆怅。但是,二郎吃东西的样子很是可爱,就留下来了。

然而,一郎还是去扭了第二个,三郎。三郎天真可爱,傻乎乎的,说什么信什么。一郎哥哥发愁这孩子养大了被别人拐跑了,很是惆怅。但是,三郎被自己的谎言骗到呆萌的样子很是可爱,就留下来了。

然而,一郎还是去扭了第三个,四郎。四郎调皮捣蛋聪明。一郎哥哥发愁这孩子养大了太阴沉,很是惆怅。但是,四郎眨巴眨巴眼睛的样子很可爱,就留下来了。

然而,一郎还是去扭了第四个,五郎。五郎可爱可爱可爱。一郎发愁以后太听这孩子的话,很是惆怅。但...

想到一个脑洞

大野智和相叶雅纪坐在樱井翔的面前,说我俩你挑一个今晚和你共度一夜,或者……你看着我俩共度一夜

说着俩人就舌吻起来……

一个小段子

“我们结婚吧。”松本润关掉水龙头,转头对相叶雅纪说。
“嗯?”相叶愣了一下,放下正在切菜的刀。
“你刚说什么?”相叶转身面向松本润。
松本润向相叶走进一步,“我说,咱们结婚吧。”松本润的声音居然带了点颤抖。
相叶雅纪没有说话,低下了头,被菜汁弄脏的手擦在别在围裙上的毛巾。
等待的时间有点漫长,松本润这才觉得自己说出了了不得的话,心跳也在等待的时间里越跳越快。手不自觉的扣着水池的边。
“好。”相叶还是低着头,出口的声音有点颤抖。
松本润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听到回答,惊讶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他抬起相叶的下巴,果然,鼻头已经红了。
在那个说了“好”的嘴上印下一吻,因为冬天嘴唇有点干,有点扎扎的,扎的松本润心里热热...

好喜欢一种场景,攻把受抵在墙角里,额头对额头,攻对受说小话,两个人腻腻歪歪。一个在一个耳边说着话,另一个就只会“嗯”,“嗯”的回答。不止BL,感觉BG也很萌。

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

谢谢Smap!永远爱你们!

岚也爱你们~

大家!新年快乐!

嗯,这算是个纪念吧,

说起来,我其实还是smap的粉丝呢,昨天smasma最后一期,没有看,出去了,一个是想着不要去想就出去了,再一个看哭了很难受的。
我喜欢smap比岚要早的多,那时连岚里有谁都不知道呢。
如果说起smap大概是属于初恋吧,第一次喜欢这样的一个团体,五个人很可爱很帅很流氓。五个不良居然就这样成为一个优秀的团体,创造了许多的奇迹。

那年27小时的时候,我已经是smap和岚的双团粉了,当时我就在想,smap太狠了,给后辈留下的空间太少了,本来偶像做综艺已经是他们开先河了,不把偶像当偶像的他们应该是比较早的吧?然后就是在年纪大了的时候,做了27小时直播。各种有点折磨他们的节目都完成了。虽说...

最喜欢的一张烧普和我喜欢的曲风的solo。

舞架日常

“五郎,放手,三郎要和我睡!”四郎紧紧抱着三郎的右腿。

“不对,三郎是和我睡!四郎放手!”五郎也紧紧抱着三郎的左腿。

“你们两个,快放手,三郎……哎呀!”一郎在一旁急的团团转。

一郎想去把五郎拉起来,五郎却狠狠的瞪着他,想去拉四郎起来,却被四郎一句“不要你这个黑大叔!”打击的默默的回到了二郎身边。“二郎~他们……”一郎眼睛里聚起了水汽。

“没事的,让三郎做决定啊。”二郎摸了摸大哥的头发,把大哥搂在怀里,拍着大哥的背安慰他。

“三郎!”二郎喊了声。

“这个……”三郎挠了挠头发,看看四郎,四郎蜜色的眼睛上目线看着自己,三郎心脏dong dong跳着,又看看五郎,五郎瘪着嘴快要哭出来,委...

我们能不能不分手

         一屋子乱糟糟的东西,床上有一半是脱下来任性的不想叠起来的衣服,床边的地上摆着一个矮几,上面都是颜料,还有几个没有上色的泥塑。矮几下面放了一些书,还有几件衣服团成团摆在那里。矮几旁是个画架,上面是一幅半成品。
         洗漱完毕的大野智一进屋就看到这样令人崩溃的场景,叹口气,决定收拾收拾。
先把衣服都叠叠好,一边叠一边吐槽自己的衣服有多土。现在手边是一件绿色毛衣,很大,大野智捏了捏衣袖,然后就往身

© 狐说魃道 | Powered by LOFTER